一颗杏仁饼

“ 我 矛 盾 的 心 。”

【无题】


今晚发生了一点事情。

非常突如其来,

却又早已埋下伏笔。

不知道能躲到哪里去,

就当在这里,写一点碎语吧。





固然年龄已经二字开头,

在为第二天离开做准备去收衣服时,

听到静谧夜空里传来歇斯底里的熟悉的声音时,

还是会害怕敏感小心翼翼地趴在阳台上努力倾听,

像一个做错事发现秘密的小孩,不知所措和方寸大乱。

大人所筑起的谎言的温室,不堪一击。

一念之差踏入的沼泽,每一步都是错。

我们谁也无法逃离,因为我们都深陷其中。

唯一的方式就是等待救援,

但是显然无人愿意放弃眼下的热闹与嘲笑。

伸出手。

也许今年真的不是特别好的一年吧。

让这么温馨美好的节日,变成一个无法忘怀的夜晚。

有人拍拍我说,呐,朝前看吧,

在你觉得特别不好的时候,会遇到特别好的事。

可是眼泪就是止不住地涌出来啊。

也许里面充满悲伤,懊恼,自责和绝望。

就让它在今晚,

孤单的流个够吧。

看来讲再多的小甜话,

也无法抵抗现实的苦。

哎。



to我土 【專屬小甜文】


限定發送(๑òᆺó๑)

和喜歡的人聊天,
就像是泡進牛奶的奧利奧
就像是泡進蜂蜜的檸檬片
不止有甜,但是深得我心

所以給喜歡的土土寫了一篇
唔,【他的視角】
不喜勿噴(இдஇ; )



《希望事項》


思考

思考

思考

唔。。。

苦惱的小問號不斷從漂染過後乳白色的頭髮間冒出來

坐在沙發旁一起打電動的某璞
好像感應到了什麼
巴了一下你的頭

【幹拎娘】捂頭(ノД`)
【想蝦米哦快來掩護我啊,快掛了】

隨手就甩了一個枕頭過去

【靠北老子殺他個褲子不留】
【。。。片甲不留吧】

【閉嘴】

練團後的閑暇時光,還要和這個男人鬼混在一起,
覺得自己有點悽悽慘慘。
你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哎。


從便利店出來,
手裡拎著購物袋,
夾拖衛衣還有黑框眼鏡,
好像有點,猥瑣中年大叔的感覺?

明明就很居家男好不好,
發送了豎起中指的表情給嘲笑你的團員某橘,
回家路上,
你還是忍不住開始苦惱。


自己不過隨手分享了
平常去過一兩次的烤肉店

這個每天會乖乖和自己說晚安的女孩,
好像還蠻想去吃的。
看著私訊里小女孩舉手的表情,
彷彿殷切想要品嚐美食的女孩就在眼前。

哎喲,就忍不住發起呆,
不是怕暴露行蹤啦。

其實自己最愛吃的不是這家,
不然也不會苦惱一下午那家店有蝦米菜品推薦了
(對你來說都是肉,沒差啊)

想要給她分享的其實是你的頭牌(?)


不知不覺就忘記回復。
直到她再次發送了每天都會準時的晚安,

剛洗完澡正在用軟糯的毛巾粗魯地呼嚕頭毛的你,
一隻手騰出來,給她似乎抱歉地回復了思考的表情,以期她能理解你,真的在思考。

沒想到少女很快回復
真的有這麽想吃嗎
那如果不合口味,會不會失望
這樣拎北負擔很大吶

但還是不自覺耐心回復一句
【晚點整理好再跟你說】
很快冒出的對話氣泡
少女雀躍的語氣好像下一秒就要伏在你肩膀看你整理攻略


幹你都在想什麽
難道最近獨身太久變得慾求不滿(?)
決定高冷一點
考一考她是否認真在討教,
還是只是和你嘴炮(只有你會開嘴炮吧餵)

沒想到少女很快給出了店名
然而有點小意外
卻不是你以為的那間餐館
反而是你真正想要推薦的居酒屋

雖然是对方的小誤差
但心裡卻不自覺因為
摯愛本命餐館被pick而有一絲喜悅

手指敲動屏幕的速度加快
【原來你說的是那家】
【問老闆阿電吃什麽就好】


少女的回復讓你有些和她發的表情一樣
哭笑不得
全點一遍?
雖然你是真的有都吃過啦,
但老闆和你算是熟識了,
也不至於那麽會做生意吧。
笑著搖頭,現在的女夭怪,都這麽傻的可愛嗎。

輕咳了一下的你,
一本正經的打上了你最愛的三味料理,
畢竟是大陸遠道而來,不能推薦差了,
丟了你東區古天樂的臉(騙肖)

未了,還小得意地炫耀了一下你的交情。

【和老闆說你是我的粉絲,招待你喝一杯】

什么,你還真的打算去和老闆說一聲吼。
啊不然叻。
君子一言一百匹馬都追不上好不好。

但是電話就不必打了,
畢竟你有空都會過去解決一頓。
順便說一下也可以。


放下手機的時候,又有些心癢,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佔據你的心臟。

這個女孩你還是對她有點印象,
每天都說晚安,扯些有的沒的,

有時會分享她生活遇到的糗事;
可能是她家的貓咪今天在窗台撲到了飛進來的花瓣,

有時又會分享她愛聽得音樂和音樂人,例如宇宙人五月天旺福,當然有你的831。

什麼,問你怎麼知道的?

廢話,啊頭像好看的女孩子,
你自然會是進人家主業看看的嘛。
(理直氣壯.jpg)


不知不覺聊了很多,你也忍不住好奇起來。
這麽可愛要覓食美味的女孩兒,現在就在台北嗎?

結果女孩子還沒踏上這片土地上,
心裡好像有點空落落。

啊不然她說吃不完食物的時候,
沒準你還真的可以過去,
陪她消滅掉。
(不就是想見她,瞎掰什麽)


啊所以主動撩人的你,又害羞又懊惱地道了晚安。

然後大字型攤在床上,旁邊是藍牙耳機,
放著你最愛的歌,
微黃溫暖的頂燈讓你輕輕瞇著眼睛。

唔。。。好睏,視線逐漸模糊,
在你快要進夢鄉之前。
突然有了個想法。


希望在不久的將來,
可以在閑暇的午後去餐館,
然後看到未見卻已熟記於心的側影,
點上一杯特飲,
然後,
送給那個
可愛的,
叫土土的女孩吧。

tbc.




文筆不佳

只有真心磕糖的小甜餅

勿tag真人(๑ゝω • ๑)

觀賞愉快。

【冠莎】小事# 前篇 02.


依舊是

第五分隊 + ooc設定

總是要慢慢來的呀~( ̄▽ ̄~)~

細節有霸歡迎指出

如果你喜歡故事  會是我的榮幸~~


正文放送(╭☞•́⍛•̀)╭☞


—  —  —  —  —  —  —  —  —  —  —  —  —  —  — 

02.喜好



劉諺明視角#



他,

很像貓。




不是那種只會想著豬肉卷的加菲;
也不是那種软糯粘人的小奶猫咪;



是野貓。


那種輕巧行走在平牆上,
用清冷的眼神和不屑的尾巴,
看著想要討好它而累趴的你的,
野貓。


劉諺明覺得蔡昇晏就是這樣的野貓。

剛留下他照顧的那段日子

梳洗干净的蔡昇晏
臉蛋圓圓眼睛眨眨
頭髮軟蓬蓬的炸開
一整個乖巧的娃娃
說話也是奶奶的聲音

看起來
就和正在發育的國小生沒差啊

哪知
年齡卻沒和他差多少
了解到年紀的劉諺明
眼鏡差點離開鼻梁飛向大地

現在高中生
都長得那麽幼齡嗎

蔡昇晏話雖長得人畜無害,
但有一個奇怪的事情,
就是一直不和劉諺明親近。

呃也不是完全不說話啦,
是那種你照顧他,
他會小声说謝謝。
然後就闷身不吭跑去打電動或是堆樂高。

就沒有任何拉近距離,
彼此亲近的想法。
像是一隻流浪的野貓咪,
對人類天生的,
滿身防備與疏離。



本就因為日夜對著電路板
不善與人溝通的劉老板
真是為此煞費苦心
眼鏡度數都深了幾度(?)
因為特地買了書做功課

〖《論與自閉小孩相處的365天》、《野貓馴養手冊》、《貓咪加餐大全》。。〗

等等
劉諺明看的都是些什麼啊

理論知識看再多也不如親自上陣經驗高
所以劉諺明打算實踐一下



Round one .

餐桌上
看著滿桌的秋刀魚鰻魚海鱼河鱼三文魚
和一脸期待的劉諺明

蔡昇晏小腦袋只是埋在飯碗里
狂吃米飯
同時內心許多問號

【這個老闆是不是早上打劫了魚鋪那個很好说话的老闆娘】
【還有煮魚技術怎麼這麽爛太腥了啦我才不要吃】
【還有旁邊的妙鮮包是什麽鬼】

劉諺明

毫无依据的一敗



round two .

劉諺明發現
蔡昇晏一直在做噩夢

是在一次半夜
睡得迷迷糊糊的劉諺明起來喝水
經過他房間時
聽到了像是小貓一樣的呜咽声

是哭了嗎
一下子清醒的劉諺明
想了想半夜闖進去的理由

有老鼠?
有怪獸?
有。。。。

哎怎麽想都不對
還是乖乖拿杯牛奶給他吧

趕忙去廚房溫了牛奶
然後敲了敲门
推開門走進去

依靠床頭的小貓夜燈發出的微弱光亮
看到床上被窩裹著一個團子

把牛奶杯輕輕放在桌上
本來劉諺明打算走了

手放在門把上停滯片刻
又回到床邊坐下
輕輕拍拍被窩
給微微顫抖的蔡式團子唱歌

聽著被窩的嗚咽聲慢慢變得安靜
劉諺明也安心地嘆了口氣

拉开被窝
給蔡昇晏擦去臉上的淚
再悄悄離開

以後的每一天晚上
劉諺明都會在半夜醒來路過他房門
只是為了看看蔡昇晏睡得好不好

这一次

大概是持久戰(?)



round three .

浴室門口
蔡昇晏把毛巾搭在肩膀上
雙手交叉放在胸前
斜靠在門邊
抬頭看著在他面前高了一个头的劉諺明

【你想幹嘛】

劉諺明摸摸鼻子
這家夥
明明比他小很多
但是眼神里的銳利還真是讓人慌亂

〖啊。。那個我是想說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不對就是有什麽缺的東西我幫你補充。。。〗

越解释越亂
明明書上是這麽教

#面對自閉小孩要給予足夠的陪伴#

【按怎,是要幫我洗澡嗎】

【雖然你是我的看護人沒錯啦】

【但我已經是個高中生了唉】

【如果有生理反應,杠起來了你也要幫我解決嗎】

第一次聽到他說那麽多話,

但是話的內容卻讓劉諺明,

整個臉變番茄加腦袋冒煙。

什麼啊這個小鬼

嘴巴也太損人了吧

他只是想要和他拉近一点關係嘛

看著劉諺明慌亂地說不不不

然後逃跑絆到玩具跌倒在沙發上

蔡昇晏終於忍不住撲哧笑出聲

愉快地轉身進去洗澡

從沙發上爬起來的劉諺明
有些恍惚

剛剛

昇晏是笑了嗎

忙著與沙發親密接觸沒看到啊可惡!

懊惱地捶沙發出氣

但这一次

好像打平了?

劉諺明戳戳眼鏡

好像

找到了顺野貓毛的方式?



—  —  —  —  —  —  —  —  —  —  —  —  —  —  — 

蔡昇晏視角#



他,

很像木頭。


不是那種會長出千年靈芝的枯萎古木;
也不是那種隨風舞動只會撩人的柳樹;


是笨蛋。


呃,你管我上下邏輯對不對

本小野貓就是要走自己的路

靠什么小野猫

誰給我取得這麽爛的外號

某處櫃檯正在收拾玩具的劉老闆
打了好幾個噴嚏

〖感冒了?〗

沒有感受到某處毛茸茸頭髮的眼刀攻擊

一開始的蔡昇晏
還是對劉諺明抱有警戒心的

畢竟自己剛剛失去了親人
被一個陌生人
交托給另一個陌生人照顧

怎麽聽都是很不靠譜的事
更像是人販子拐賣(?)

只是這個買家看來有點木訥
應該不會暴力虐待自己就是了
聽著他們熱絡聊天又迅速分離

蔡昇晏只覺得好累好睏

當時對劉諺明說的

【以後就拜托你照顾了】

其實也只是場面話
誰會對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
視如己出照顧呢

後來慢慢相處下來發現
劉諺明還真的是呆的可以唉

自己那麽疏遠他
還費盡心思來對他百般好

飯桌上

看著劉諺明因為不擅長烹饪
因為處理魚弄得滿手傷口

心軟的蔡昇晏
偷偷夾了一口鱼
嚐了一下
還是皺起眉頭

好腥
煮魚技術能不能提高一下下啊
還是米飯比較好吃唉



一開始,

蔡昇晏會整夜整夜做噩夢;

夢裡都是炮火連天的攻擊;

和機器人猙獰冷血的面孔;

父母消失在弥漫的煙霧中。

這些

都讓小小的蔡昇晏無法承受,

幾乎每次都滿臉淚水地驚醒。

很奇怪的是

每次他一醒

躲在被窩偷偷小聲哭泣時

劉諺明都會剛好敲響房門
假裝是半夜送宵夜的外賣小哥(不是)

進來放下一杯温牛奶

然後坐在床邊輕輕拍著被窩

唱著沒在調子上的歌

哄他入睡



“你的微笑是魔法

你的眼泪是我的慌张

你会有烦恼

也会有悲伤

有我在这里

别怕 ”

然後蔡昇晏就居然真的

可以靜下來悄然入睡

然後偶爾在睡夢中感覺臉癢癢的
是誰
心疼拭去他臉上的淚。

一天夜里
又是驚醒

門再一次碰巧開了
劉諺明又一次走了進來

啪嗒

玻璃杯與桌面的契合

接下來應該是床邊的下陷

歷經多次
蔡昇晏已經大概猜的出劇情走向

不知怎的
對於劉諺明的這種笨拙安慰

他反而有安心的感覺

但是這次
桌面上多了一聲悶響
然後劉諺明就带上門離開了

什麽嘛
雖然跑調很難聽
但也不用傷心跑走吧

從被窝里钻出来的小腦袋
探著桌子的方向上看有什麽

眼眸一暗

那是一個木製相框
裏面是他和家人的合照

那是多麼溫暖和平的時光
大概是再也回不去了

蔡昇晏坐在床邊

手指靜靜摩挲相框

木製的觸感真實又堅固

像是在守護著照片裏小小的他

蔡昇晏此時突然覺得

自己彷徨不定的心

因為

劉諺明默默付出的心

變得安定下來



好像可以相信這個人,

相信他。



—  —  —  —  —  —  —  —  —  —  —  —  —  —  — 

正常視角#

所以後來放開心事
逐漸開朗熱鬧起來的蔡昇晏
自然也就越來越顯露尖沙嘴的本性


自從上次浴室事件以後

蔡昇晏就像被摁了turbo鍵一樣

話多起來還尺度亂飛


到底哪裡學來的生理知識

劉諺明一直想不明白

大概是一個未解之謎了吧


但每次都會被虧到脑袋冒烟的劉諺明
都只是默默承受下來

偶爾回一下嘴

老實講說劉老闆世面见得多
對沒禮貌的人
不應該這麽好脾氣

但是每次見到蔡昇晏
因為損完他而得意洋洋上揚的嘴角

眼睛笑得彎彎的

還裝無辜地微笑

一整個像吃飽魇足的貓咪

再噎也生不起氣來啊
胸口也不會悶悶的

反而像咬了一口棉花糖
輕輕軟軟入口即化

甜甜的

是不是又生病了

然後劉諺明最近又開始
神神秘秘地看起了书

偶爾蔡昇晏打電動無聊了
也會拿起來看看

【《奇難雜症一百例》】

【這什麽】

【劉諺明生病啦?】

至於是什麼病

哎唷

那就不知道嚕 ~( ̄▽ ̄~)~



—  —  —  —  —  —  —  —  —  —  —  —  —  —  —

劉諺明不知道的事#

路邊再凶狠的野貓

還是會對给予食物的人類抱以善良的喵嗚

蔡昇晏不知道的事#

再木訥的參天大樹

也會對停下來歇息的貓咪投以陰涼的樹蔭

他們互相不知道

彼此对彼此的重要

只是小事啦。



—  —  —  —  —  —  —  —  —  —  —  —  —  —  —

tbc .

希望貓咪甜和理論明可以愉快相處

感情 up up up | ू•ૅω•́)ᵎᵎᵎ

他說:



“ 你喜歡自己的樣子嗎 ”



“ 你應該喜歡現在的自己 ”



“ 你應該記得現在的自己 ”



“ 因為我是這麽喜歡你們 ”




好溫柔啊好溫柔

好想把整夜整夜的星光送給他

但這整夜整夜的星光

也是因為他眼眸里閃耀的月光

才得以照亮的呀



神愛世人,

他喜歡我們。

【冠莎】小事# 前篇01.

這是之前寫的《小事》的前篇哦

大概會是想到什麽寫什麽

嗯。。。決定寫成第五分隊系列了啦

自己開了個頭

偶爾就會有甜甜和定哥

日常相處的情景

在午飯後的闲暇時光

追看電視劇的無聊午後

悄悄從腦子裏冒出來

啊那不就是要寫出來(攤手)

文筆依舊沒有很好

與原設的第五分隊也有出入

# 所以是ooc嘛(*/∇\*)

希望观赏愉快

有霸哥歡迎指正( •̥́ ˍ •̀ू )

—  —  —  —  —  —  —  —  —  —  —  —  —  —  — 

《小事》前篇


01.初識#


早在Mini MING還不是Mini MING

第五分隊也還不存在的時候


那時候的他,已經和黃長官是摯友了

大概是彼此都是彼此青春里的狐群狗黨,孽缘业障

結果長大後還是像不可分割的演唱會后配麻辣鍋一樣糾纏(並不是)


當年的黃長官,意氣風發,周遊世界,行俠仗義

用他們業界的專業術語來說

叫行騙


當時的MING,斯斯文文,安定溫和

還只是一個

叫劉諺明的

普通玩具店老闆


雖然副業是有在做軍火機械師

看到這裏你是有疑惑啦

什麼老闆哦做這樣子的副業


啊現在這世代这么不太平

走私軍火進補野味打打外星人

不需要裝備,裝備壞了不需要修的哦

機械師這類職業很吃香的好不好


當然啦

雖然劉老板的玩具模型賣的也是很紅火

但是人家還沒有有錢到

像隔壁地盤的哎喲面先生一樣

沒事就起一栋大楼當基地啦


況且劉諺明還是業界出了名的守財奴

對工作和支出自然都是精打細算

能回收的舊武器就回收再造一下

滴水不漏,滴油不虧


所以黃長官就很喜歡找劉諺明補充軍火

既是老朋友又是機械師還節儉

上哪找這麽合適的套餐組合呢


一來一往時間久了

就難免擦出火花

當黃長官對他發出入職邀請時

頭腦一時髮熱就答應的劉諺明

也因此

第一次接觸到

保護地球這種聽起來就很扯

做起来

更加扯的事情


一開始的地球護衛隊也還沒有那麽多工作啦

加入組織後的劉諺明

日常工作也只是修修武器,攢攢電路板

後來规模大了

外星人入侵多起來,基地任務多消耗快

軍火儲備的多了,劉諺明一個人修理不过来

也就在基地開了個班(?)

人稱

〔劉 — 翔〕技術專修班


訓練出一批又一批撑得起场面的機械師

日子也算是充實又平淡無奇


又是一個週末夜晚

打算回玩具店看看他幾乎被荒廢的主業(?)的劉老板

一打开卷閘門就差點被嚇飛膽子

有人

習慣性掏出防身武器

〖誰〗

那人突然回頭

[我啦老刘]

劉諺明有點哭笑不得

眼前这个黑成塊炭還鼻青臉腫的人

是黃長官??


還没等他反應過來

黃長官就衝上來給了他一個熊抱

〖你不是,呃,不是去泰國找什麽寶物了嗎,那裏的臭氧層破了嗎把你曬得那麽黑。。嗎〗

快要窒息在黃長官熱情的(?)擁抱裏


劉諺明好不容易扒開他

發現沙發上

還有一個小小隻的黑炭

〖你私生子哦〗

被白一眼

黃長官滿懷期待的對著他的摯友說

[這是我在高雄一次戰鬥中撿到的孩子,那片區無辜被捲入外星襲擊,等我們趕到時,他居然還能自己抵抗,活著]
[我覺得是個可以培養的苗子]
[所以就交給你了!這種小事想必你能搞定]
[啊不多說我在被通緝先走一步]

說完還拍了拍劉老板的肩膀

然後趁他沒反應過來

就消失在了門口


哎咦

這可不是一件什麼小事啊

他還沒結婚,討老婆

怎麽知道照顧一個孩子


不好意思

雖然黃長官總是老刘老刘這樣叫

但其實

劉諺明彼時也才二十開頭而已


只是高中唸完不樂意讀書

就自己跑出來开了店

再加上對機械的天資

倒也混的不錯

只是可能老實的頭毛和正經的眼鏡

讓他看起來像个久经沧桑的大叔而已


所以劉諺明撓撓頭

對於那個被黃長官拜託照顧的孩子

一整個摸不著頭腦


既然是高雄孩子

那應該會說國語?

看起來好幼齡的樣子

萬一只會講臺語怎麽辦

可他是客家人啊

他不會说臺語啊


這時

沙發上的小人兒說話了

【我叫蔡昇晏】

哈?

還沒反應過來的劉諺明

【以後的日子,就麻煩你了】

說完

蔡昇晏就歪頭晕了过去


劉諺明趕緊過去查看

頭髮亂糟糟的小孩

黑乎乎的手裡還緊緊攥著一張照片

那應該是他的全家福

可是再也無法回到過去

莫名心疼的劉諺明

下了一個他今生都難忘的決定


他要好好照顧他。


這就是劉諺明

和蔡昇晏的

第一次相遇。




從此以後

人生萬萬事

找他就沒事

這條僅對於蔡某人而言有效

—  —  —  —  —  —  —  —  —  —  —  —  —  —  — 

tbc.

嗯。。。這篇大概是黃長官×劉老板的革命情谊篇

後續的話

大概 STONE . MONSTER . POTTER 都會陸續登場

敬請期待(*/∇\*)

【冠莎】小事# 番外

(*/∇\*)

依舊是ooc,細節有霧請指出,多多指教~

第五分隊是個好繫列

有機會我會把Mini MING和小貓咪(劃掉)

地獄凱蒂的故事講出來~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正敘的後續时间線》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一段時間的好好休養之後

第五分隊終於全員迴歸基地

甜心先生每天依舊端着老幹部杯

哦不,馬克杯到處亂晃

嗯。。。

隨手把Mr. MONSTER舉起來練舉高高

「啊啊啊啊啊幹陳信宏你把拎北放下來」

隨手把Lonely STONE的機械拳套漂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陳信宏你把拳套放下來我還沒脫掉」

啊,不就順便把拳套主人也帶起來了

隨手讓Mini MING的電路板離開基地表面

「啊啊啊啊陳信宏這個很值錢你給我放下來」

整个基地都是飄來飄去的人和物

剛恢復異能的甜心先生

顯然有點手癢


什麼?你說地獄凱蒂怎麼會沒事

廢話你以為閨蜜組是說說而已吼

其實是怕了凱蒂的連環嘴炮攻擊

這種事甜心先生才不會說出來呢

(— . —)


【哐 噹 — —】


突然

什麼東西

從正在空中掙扎抓住

他的電板的Mini MING身上掉了下來

正好咕嚕咕嚕滾到地獄凱蒂的腳邊

Hell Kitty拿起来打開一看

是個戒指。


戒指

戒指

???


過來看熱鬧的甜心先生顯然也嚇了一跳

磁場控制的都不穩了

大家就突然重力加速度回到了地表

「幹——」「陳信宏你是北七嗎」此起彼伏的叫罵聲

甜心先生可不管這些

直接把MING吸(?)過來

[MING這是什麼]

狡黠的狐狸眼閃爍出八卦的光芒

視線來回停靠在兩人之間



【靠北陳信宏看肖哦】

【這不就是...是...是一個戒指嘛有什麽】

地獄凱蒂難得露出慌亂的表情想要掩飾什麼


甜心先生可不會錯過這個調戲(?)的好機會


〖這個是他的〗

Mini MING突然說了一句

〖是我,要給他補的告白禮物〗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然後

基地瞬間充斥著

[啊啊啊MING你剛剛說什麽]
[這是給地獄凱蒂的?]
[你們在一起了?]
[啊廢話人家剛剛不是講說是補的告白禮物]
[阿翊你兇我Ծ‸Ծ]
[你們兩個走開啦,哎哎你們到哪一步啦我能預定娃娃親了嗎]
[石頭!]

然後一臉鼴鼠微笑的STONE

就被甜心和怪獸帶走進行普及教育了。


留下一顆通紅的甜氏番茄和真情淺笑的Mini MING

〖這是我從戰后清理組那裏找回來的〗

〖雖然沒有能量不能保護你了〗

〖可是看起來還是很好看的樣子〗

〖想說當紀念禮物好像很不錯〗

〖一開始它做成的就是這個樣子〗

〖現在我還是想讓它這個樣子〗

〖你願意,戴上它嗎?〗




突然轉身坐下沙發的地獄凱蒂

開始默默打起電動

Mini MING挠挠头

〖又失敗了?〗

突然沙發上的人兒輕輕舉起手

【反應那麽慢】

【快點給我戴上啦。】

噠噠噠單膝跪在身邊為他戴上

並前撲偷亲了貓咪一下

成功看到他又變身紅番茄

Mini MING 表示很满意。

〖那今天,就是第一天咯。〗

tbc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叻文廢的我卡住惹

大概更完這個番外

我就會逃走惹(๑>ڡ<)☆

希望甜甜附身

讓我文思泉湧。

【冠莎】小事# 番外

说番外就有番外

就是这么 Biin  | ू•ૅω•́)ᵎᵎᵎ

严肃来讲好像也不是很番外??

《我是倒敘的時間線》
— — — — — — — — — — — — — — — — —

戰場#

彼時Mini MING正在Hell Kitty的身後

如常為他阻擋背後盲區可能有的偷襲

突然    被地上閃閃發光的東西吸引了注意

在經過五秒钟

〖啊這什麼  〗
〖不是一百塊 〗
〖但看上去很值錢的樣子〗 
〖要不要撿起來看看呢〗
〖不對我要保護昇晏不能耽誤〗  
〖哎哎我怎麽腰歪了〗

的非自我意識掙扎后

我們的迷你明先生

還是撿起了地上那塊奇怪的发光物質

所以也順利了錯過了偷襲的機器人

換來了地獄凱蒂先生的怒瞪

和後來無數被暴烈撕碎的機器人碎片

〖又做錯了。〗

準確看到了愛人眼裡的失望和難過

遲鈍的Mini MING莫名地攥緊了手裡的東西

回去連夜研究了一下讓他赔了夫人(?)的東西

Mini MING發現這玩意儿並不簡單

是顆外星磁石,而且還蘊含未知的異能量

〖大概可以給地獄凱蒂做一個武器防身。〗

一向以錢為大事的MING

這次卻只想為他的愛人做點小事

一開始這塊東西被做成了戒指的模樣

只是地獄凱蒂先生自戰場誤會以來

好像對他更加疏遠了

要是戒指的話一定會被拒絕的吧

〖看來得換個辦法。〗

#

【這什麽。】

看著地獄凱蒂帶上被改成手環的新“武器”

MING松了口氣,對他解釋

〖這新的實驗武器,你先隨身帶著 〗

頓了頓,再用小的像是嘟囔的聲音

〖不過我希望它永遠都不會用上 〗

畢竟是走投無路時才能用的

MING自己也不清楚這塊小小的能量石能有多大殺傷力

為了以防萬一

他還請Honey Potter

在Hell Kitty的面罩裡灌注了異能

在那個武器爆發時能護住地獄凱蒂不被它傷害

#

Mini MING沒想到

這個東西這麽快被派上用場

也沒想到

這個東西殺傷力这么大

能把那麽大的機器人一下擊穿

什麼都沒想到的Mini MING

也就沒有好好保護到自己

結果自己受傷最严重,還要靠吸氧續命

你看,喜歡一個人,什麼都顧不上

但Mini MING好像并不後悔

〖能好好保護好他,就是我最重要的小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啦啦小番外結束啦

不出意外還有一個

就是這麽隨意

【冠莎】小事#

大大大概是ooc

沒有狗con的日子

想念一片溫柔藍海

串場電影很讓人腦洞惹

所以就出了第一篇文

中篇  有霸哥請指出 多多笑納

高舉節奏組大旗(*/∇\*)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五分隊  番外  。

— — — — — — — — — — — — — — — — — — —

Hell Kitty很鬱悶

是的,他和Mini MING在一起了

但是第五分隊裏其他隊員還不知道

這不是最让他鬱悶的事

【說這傢伙遲鈍也太笨了吧,在一起連紀念禮物都沒有】

【虽然说禮物太物質了,但誠意呢誠意】

【起碼得像Honey給MONSTER分享他的馬克杯一樣做點什麼啊】

【雖然MONSTER每次都嫌棄的給他白眼】

【但小事也是最重要的啊,這算什麽】

越想越鬱悶

我們的地獄凱蒂只好將怒氣發泄在屏幕上的對手

「啊噠——啊噠——game over」

感受到了沙發處傳來的低氣壓

我們的甜心先生心下了然

逗貓還須逗貓棒(喂不要亂改詞)

悄悄走到正在給Hell Kitty的面具更新繫統的Mini MING處

[MING,Hell Kitty怎麽了,看上去心情好像很爛]

Mini MING抬頭   側身看了看沙發處的愛人

自從上次戰鬥回來他向他告白之後

一開始不和他講話的Hell Kitty

MING只當他在害羞

但這段時間好像突然回到了初遇那天

黃長官把他撿回給Mini MING照顧時的樣子

孤僻,冷漠,一直都不理他

〖啊,難道告白失敗了。〗

苦惱的MING沒發現Potter先生

偷偷把又被他弄壞了的筆電放回了原處

嗯,什麽都沒發生(๑>ڡ<)☆

— — — — — — — — — — — — — — — — — — —

戰鬥中#

回身躲過機器人的偷襲,地獄凱蒂先生更加火大

【幹劉諺明你是瞎了還是怎樣——】

看到Mini MING低頭專注從地上撿起什麽的樣子

地獄凱蒂突然有點心涼

說愛他都是假的吧,一百塊都比他更重要

突然回頭舉起武器

機器人開始以天女散花的姿態被凱蒂先生撕碎

暴烈的殺傷力連Honey Potter都有點擔心

用防護罩護住了他的紅色愛人

生怕被暴走的地獄凱蒂誤傷

Hell Kitty獨自奮戰的身影

若隐若現在炮火燃起的煙霧中

MING在身後依舊如常悄悄為Hell Kitty擋下一部分攻擊

被炮火反光看不清的眼鏡後面,情緒不明

— — — — — — — — — — — — — — — — — — —

又过了几天#

Hell Kitty君好像又回到了從前

日常吐槽Honey 夫夫

與Lonely STONE模擬戰鬥

打打電動的日子

只是在與Mini MING相處的時候

每次MING想和他好好談談

凱蒂先生都馬上轉移話題或者離開現場

讓MING欲言又不得不止。

〖好想,抱抱你〗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什麼】

看著被套在手腕的手環,Hell Kitty歪頭問

手環上還有一顆小小的寶石

被MING打磨成了地獄凱蒂的面具形状

〖新的實驗武器,你先隨身帶著。〗

〖不過。。。我希望它永遠都不會用上就是了。〗

最後一句突然小聲

以至於凱蒂先生貌似沒有聽到

【算了,就當是做了一场告白的模擬戰鬥吧,起碼輸了的也有個戰利品】

Hell Kitty自嘲地摸著手環瞎想

基地突然紅燈閃爍

「A城區空降外星敵軍,引發現場騷動,第五分隊請立即前往支援。」

〖走。〗

— — — — — — — — — — — — — — — — — — —

苦戰#

這次的外星人戰鬥力很強,不同於以往

等到破碎的機器人都堆成了小山

一個巨型的機器人才施施然出現

【幹拎娘,俚當瓦繫小飛俠哦,打完一群海盜還要和虎克船长決一死戰】

所有炮火都噴射殆盡的Hell Kitty無語的怒吼

不遠處是異能者Honey Potter

發出的皇冠光芒都變得羸弱了

還是死撐著為Mr. MONSTER點起防護罩

而Lonely Stone和Mini MING也身受重伤倒在後方

他的MING。

沒有退路的地獄凱蒂,只能孤注一掷

彼時突然想起MING給他的手環

既然是秘密武器,那只能試試看了

【該死,劉諺明沒教我怎麼啟動啊】

大Boss突然挥起拳头撲了過來

【完了。】

把手環扔向機器人,卻毫無反應

雙手交叉打算正面抵抗的地獄凱蒂

絕望地闭上了眼。

【BOOM — —】

— — — — — — — — — — — — — — — — — —

(滴——滴——滴——)

痛苦的微睁着眼睛

我們的地獄凱蒂先生

感覺自己的意識正從地獄十八層殺回來(喂)

[你醒啦。]

是黄长官的聲音

頭腦裏還充斥著戰鬥時炮火的轟鳴

黃長官的話似有若無地鑽進凱蒂的耳朵裡

[這次戰鬥雖然損失慘重,]
[但是幸好大Boss被你最後的必殺武器擊敗,]
[組織為了嘉獎你們的行動,特許第五分隊休養假期和行動獎金 balabala...]

【獎金,劉諺明又要開心的嘰嘰喳喳幾天,這個守財奴】

忍不住微笑

但是揚起的嘴角又扯到了傷口

疼得齜牙咧嘴

讓凱蒂先生此時只想乖乖閉嘴

【對了,其他成員呢。】

還是不放心,虛弱地開口

[MONSTER把Potter帶回去靜養了,Lonely的家人也來有在好好照顧...]

黃長官突然一頓

[但是MING。]

心下一沉

【他怎麽了。】

[情況不是很樂觀,你手裏的秘密武器是他給你的吧]

[這可是外星物質,殺傷力很大,他為了你,讓Potter灌注異能在你面罩里以防萬一,但是自己。。。]

沉默。

在听了黄长官的解释

地狱凯蒂知道Mini MING为他做了什么

【該死,這東西這麽厲害,這北七不知道自己躲一躲嗎。】

目送黃長官的離去

地獄凱蒂先生等到自己有力氣起身

便柱著吊瓶一瘸一拐地去找Mini MING

隔壁病房#

Mini MING安靜的躺在病床上

氧氣罩蓋在他的臉上

看起來像个白雪財主一样

【幹這什麼爛比喻惡心死了】

給自己翻了个白眼的地獄凱蒂

【明明弱到爆還要逞強裝英雄,現在遜了吧】

一邊嘴硬

一邊還是輕輕把手放在MING正在輸液的手上摩挲

心疼的皱起了眉头

呆呆看了一會兒,準備回去的時候

突然手指被床上某人的手溫暖地牽住

〖怎麼那麽快過來,不是還要休息〗

Mini MING悠悠转醒,似乎用了很大力氣說話

【不要動啦,講什麽話,伤得那么重,北七嗎是不會好好保護自己哦  balabala...】

聽著來自地獄凱蒂先生熟悉的尖沙嘴炮火攻擊

Mini MING只是溫柔的微笑

他的猫咪,终于不生气了

但還是要把該說的說出來,不留心結。

〖我知道你一直介意,介意我沒有誠意。〗

阻止地獄凱蒂的傲娇解釋,MING繼續說

〖上次表白以後,我一直在找能夠讓你安心的禮物。〗
〖在戰場上撿到的異能石,雖然價值連城,但我只想讓它保護你。〗
〖在我不能保護你的時候保護你。〗
〖可能對別人來說只是一件小事,卻是我最重要的小事〗
〖你願意,把保護你這件小事〗
〖一生一世交給我嗎〗

有點緊張 有點模糊

脱了眼镜的Mini MING不知道Hell Kitty此時的表情

【好。】

聽到意味不明的一个字

突然看清了,因為地獄凱蒂先生向他靠近了

近到兩個人的唇都輕輕貼在了一起

起身離開呆呆的Mini MING先生

幸好,這笨蛋看不到自己红透了的耳根和臉

地獄凱蒂甩下一句
【拎北回去休息了明天再來看你乖乖給我閉嘴不要講話】

一溜烟逃走了

〖什麽嘛〗

但是被自家愛人主動獻吻的MING

心情還是變得美滋滋

連心電波的頻率都快到動次打次起來

這次,大概是能把貓咪拐回家了。

喵?

tbc.

emm . . . .大概會 . . . 有番外?

h h h 寫成系列也不一定(跑走)

晚安曲#

最近很喪,應該是日常了吧。

聽到團長温温软软的聲音;

然後主唱大人細細的和聲;

適合暴哭的曲子。

哈嘍
       
這裏是一顆杏仁餅

一個不會彈貝斯的貝斯手(大概是空氣飆速)

擁有滑板夢、台灣遷居計劃、吉他貝斯架子鼓夢想、

目標是開一家面館、有足够的钱追的起想要的、等等

現實卻是日常喪      沒錢還要追con和狗周邊

【 五月天】的追光者。

如果你也是

歡迎來和我交朋友

雖然我可能內向敏感又不會說話

但是

很高興認識你 :)